安福资讯

微信支付和美团为何急于割商家“韭菜”

2019/7/17 15:26:37 241 次浏览 分类:安福资讯

       近日,微信支付和美团上演了一场针锋相对的戏码。前者刚刚宣布将对服务商的奖励从0.2%下降至0.1%,后者就表示退出微信支付的“绿洲计划”,并将针对餐饮商户的费率从0.2%提升至0.38%,美团收单微信支付的费率直接上涨了90%。


       一降一提之间,“受伤”的都是广大的餐饮商户。但这并不是美团第一次上涨费率,今年年初,就有媒体报道美团外卖服务费上涨到22%,令中小餐饮商家叫苦不迭。行业分析人士认为,餐饮业的利润一般为30%-40%,如果按照22%的提成来算,这就意味着商家绝大多数的利润就被美团拿走。
       如今,美团再提微信支付费率,势必会对餐饮商户进一步带来经营压力,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?与此同时,美团与微信支付公然唱反调,又透露出微信支付与他的服务商们怎样的微妙关系?
       团与微信支付唱反调,商户惨遭“割韭菜”
       6月5日,微信支付发布公告称,从7月1日起,针对服务商奖励从0.2%下降至0.1%。这就意味着微信支付针对服务商的补贴降低了一半。但微信支付在降低对服务商补贴的同时,为了减少对餐饮商户的影响,于6月20日再发通知,要求服务商不得擅自提高费率,如果涨价就退出绿洲计划,即0.1%的奖励服务商将不再得到。微信支付此举还是招到了服务商的抵触。只是,令外界没有想到的是,率先与微信支付唱反调的竟然就是腾讯系的美团。
       紧随着微信支付的降补贴举动,6月30日,美团正式向商户发布公告,原有费率活动结束,从7月1日起,费率提升至0.38%。从原来的0.2%到现在的0.38%,美团收单微信支付费率可谓上涨了90%。美团的这一举动显然违背了微信支付的“绿洲计划”,但一不做二不休,在此之前,美团收单相关服务商也曾发布相关消息,表示全量存量绿洲商户将迁出绿洲计划。
       在理解美团提高费率的背后逻辑之前,有必要先弄清楚微信支付“绿洲计划”的玩法。据了解,自2017年5月,微信支付推出“绿洲计划”,对围餐商户实行0费率、服务商则奖励0.2%的政策,迄今为止,该补贴活动已经持续了2年余。
       什么是围餐呢?百度百科对围餐的定义是:众多人围在一起吃饭,除饭食是各自单独的外,菜食是一起共享的。概括来说,围餐就是指非快餐,如火锅店,酒楼,烤鱼店等。也就是说,在微信支付降低给服务商的补贴前,美团可以从微信支付获得0.2%的奖励,但此次微信支付将奖励砍掉一半后,意味着如果美团不上调费率,只能靠“绿洲计划”的0.1%获得收益,并且按照这个苗头,不排除以后微信支付会继续增加服务商的成本。
       如今,美团退出绿洲计划,并上调费率至0.38%,虽然没有“绿洲计划”0.1%的补贴,却可以比此前获益增加0.18%。由此可见,美团宁可冒着与微信支付翻脸的风险,也要竭力扩大自己的利润空间。
       值得注意的是,美团此次提高费率比较仓促。从6月28日传闻,到6月30日发布公告,再到7月1日发布正式公告,仅4天时间,美团便完成了费率提升。而据行业人士介绍,在支付行业,提升费率至少需要提前1个月告知服务商和商户。但不管是微信支付降低奖励,还是美团提高费率,直接受害者还是广大的餐饮商户。据了解,2018年美团餐饮到店的交易额2820亿,费率涨0.18%后,餐饮小商家需要至少多付5亿手续费,对于中小餐饮商家来说,这笔费用将再次压缩他们的利润空间。
       对于餐饮商家来讲,更加担心的是“这一做法是否会在行业引发效仿”。微信支付降低奖励,支付宝等平台是否也会跟进降低服务商的返佣?对此,支付宝方面向《零售老板内参》表示,目前还没有相关计划。
       微信、美团急着割“韭菜”背后:营收压力加大
       事实上,这并不是美团第一次涨费率。今年年初,美团外卖就因为再次上涨服务费,使得商家怨声载道,甚至一些商家因为难以承受高额的服务费抽成,不得不退出美团外卖平台。据了解,美团在一些地区的服务抽成从之前的18%提升到22%,有些店甚至从15%骤然疯涨至21%。虽然餐饮行业利润空间较大,但是平台抽走超过20个点的利润,再加上商户的房租、人工成本,很多商户直言很难承受。
       美团频繁提高服务费、费率,根本原因是因为自身面临营收压力。美团2018年财报显示,亏损仍在不断扩大,2018年全年亏损达1155亿元。与此同时,美团外卖收入达到110.1亿元,同比增长66%,增速较上季度的85%放缓。然而,外卖贡献的佣金收入从202.8亿增加到357.2亿,同比增长76.1%。
       我们知道,美团对商家所收取的佣金是根据外卖收入来确定的,如果抽成比例不变,外卖收入和佣金收入应当呈正相关关系。但是,美团外卖2018年的佣金增速高于外卖营收增速,说明美团提高商家佣金的举措已经反映在了财报上。随着营收压力的加大,美团的抽成势必会继续提高,这些压力还可能转嫁到用户身上,与其合作的商家也会遭受更多利润空间压缩。
       对于微信支付来说,支付本来并不赚钱,甚至还处于贴钱的状态,此次降低返佣,目的与美团如出一辙,也是为了营收压力,让财报更好看。
       根据腾讯2018年Q4财报显示,腾讯2018年的日均总支付交易量超过10亿次,商业支付收入同比增长逾一倍。其中,微信支付中商业支付占腾讯支付交易量的一半以上。这意味剩下的一半交易量来自红包为主的非商业支付。每天规模高达5亿笔的红包交易笔数,是账户体系内左手倒右手的空转,这些红包和商业支付能带来费率收入不一样,几乎不能给腾讯带来任何收入,因此将成为微信支付最大的成本压力。
       2016年,微信支付宣布提现收费时,马化腾就曾说过“每月倒贴3亿元”。去年以来,央行推行断直连和备付金集中存管,微信支付的收入再次被釜底抽薪,业内人士预计,微信支付一年因此少掉的利息收入在100亿以上,未来,单纯的支付业务带来的成本压力将更大。而从腾讯财报显示的情况来看,微信支付的成本压力已经开始转向商家及用户。财报中称,腾讯金融服务收入的增长来自商户手续费、用户提现收费及信用卡还款收费,商业支付收入同比增长一倍。
       2018年,腾讯正式向用户使用信用卡还款功能收费,在商家端,微信支付则宣布取消零费率等政策,开始收费,红包为主的非商业支付给腾讯带来的成本压力,陆续显现出来了。因此,微信支付降低返佣、美团提高费率,根本原因是面对营收压力,腾讯和美团开始将这部分压力转嫁到商户身上,于是,商家就成为美团、腾讯前进路上的垫脚石。
       微信支付与美团等服务商的利益冲突加剧
       当微信、美团继续压缩商家利润空间的时候,微信支付与美团等服务商的利益冲突也开始加剧。从此次美团率先与微信支付唱反调可以看出,曾经的“一家人”气氛开始变得微妙。原因显而易见,微信支付奖励从0.2%下降至0.1%,严重压缩了美团等服务商的利润空间,对于本来就面临营收压力的美团,当然不能同意这一单方面的利好条约。
       而美团提高费率的举措,也会对微信支付造成冲击。因为美团收单的微信支付费率提升后,竞争对手的费率并没有提升,这就会导致餐饮企业微信支付在美团里份额在下跌,一向看重支付市场的微信也不愿看到这种局面的发生。据悉,微信支付高层已经去找美团沟通协商此事了。
       但出于利益考虑,美团可能并不会让步,甚至希望其他服务商会跟进他们的策略,一起抵抗微信降低返佣的冲击。如果微信支付的服务商纷纷效仿美团的话,微信支付方面将会遭受更严重的不利影响。本来一种良性的商业模式,应该是双赢或者多赢的局面,但微信支付和美团等服务商的合作,如今却成了一种针锋相对的关系。行业分析人士认为,“微信支付一方面需要仰仗服务商来拓展支付市场,另一方面却在做损害服务商利益的事情,这样的合作方式显然不能长久。”
       接下来,双方将如何维持良好的合作关系,对微信支付乃至整个腾讯集团都是一个大的考验。